首 页 奥斯卡 金像奖 星闻快报 明星专访 体育明星 狗仔爆料 生活照 好莱坞
网站首页 >> 戏曲综艺 >>当前页

你小时候有没有一个不和同学说话,只在操场角落苦练悠悠球的同学?

浏览量:57 次 发布时间:2019-07-03 10:06 编辑: 来源:

 

世界在下沉,

 关注并星标 VICE 中国,

 不错过每一次狂欢。

这次关于中国最核心的悠悠球爱好者群体的采访,从定题到见面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对方向我发来若干资料,一遍遍确认细节,表达他们时而靠谱时而不靠谱的的担忧和诉求,以至于我被拖拖拉拉的节奏弄得有些不耐烦 —— 至于么,不就是几个二十来岁的悠悠球手,能写出多少传奇故事?

最后,我们约在上海的一家咖啡厅。看到几个背着书包、学生模样的人走进来,几乎能确定就是他们了。腼腆,拘束。尤其是年龄最小的男生,在说到自己获得的冠军荣誉时,声音还在颤抖,旁边的哥们儿抓住机会调侃,气氛才变得轻松起来。

我按照一贯的采访套路让他们挨个介绍自己和悠悠球的渊源,但却没产生特别大的共鸣。我对悠悠球的理解,只是停留在小学那个风靡一时的玩具形象,即使它演变成 “指尖上的极限运动”,我也只是个旁观者。直到那个一直低头回答问题的男生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纯色、干净的悠悠球,自信地用一个个图形来解释我不熟悉的专业术语时,我才意识到我错怪了悠悠球十几年 —— 它不亚于任何一项需要技巧、自由反叛的街头艺术,它背后的文化同样应该被尊重。

而这些二十出头的中国新生代悠悠球手们,也该获得更多的关注了。

1. 不合群的少年冠军

杨宸在大街上全神贯注地玩着球,一位路人围观许久,离开前扔下了一句话:“放弃吧,悠悠球里飞不出龙的。”

这句 diss 给杨宸带来的却是莫名而来的共鸣感,说完就走的路人背影平添了几分扫地僧的形象,但他的童年一定和杨宸一样,见过那条从悠悠球里奔腾而出的神龙。

小学门口的小卖部是最能反映时下潮流的地方。八年前,十岁的杨宸正在和过去的自己划开界限,将要探索成长中的个性,想要和校门口的热闹与喧嚣保持距离。但少年的好奇劲儿不是说藏就藏得住的,对《火力少年王》里 “黄金龙卷” 的崇拜终于让他放下架子,加入了其他小学生的队伍 —— 买了一颗两块钱的悠悠球,鼓型,塑料的。

冰岛世界赛的纪念球,虽然说是纪念球,和 “玩具” 差不多

极速风火、雷电飞龙、火焰猛虎…… 一落一收之间,速度和力量配合,发着光的轮子在离地面两厘米的地方旋转,谁的球保持最久,谁就是王。如果能把绳子玩弄于指尖,摆出几个造型,那就是王中王了。

小学生的比拼简单直接,毕竟在那个时候,悠悠球虽然有动画特效的加持,但在生活中还是摆脱不了它的宿命 —— 玩具。当新鲜感过去,当《网球王子》之类新的电视剧上演,悠悠球便会被校门口小卖部粗糙的玩具网球取代。

等到杨宸毕业,同龄的男生开始结伴去网吧,悠悠球还不离手的他没法合群,就成了别人嘴里的 “中二少年”。杨宸没听进去那些风凉话,他收起那只塑料球,花228块钱买了人生第一只专业悠悠球,这只球有个专属名字 —— “命运”。

专业的悠悠球制作精度更高,空转时间更长,也意味着玩家可以完成更多专业的花式。神技悠悠推出的 “命运” 一下给杨宸提了个醒,电视里那些令人目不暇接的表演是可以通过练习做到的,没有什么天赋的问题,和电影特技就更没关系了。

随着 “命运”的每一次旋转,初中生杨宸和命运之间的缠绕都变得越来越紧密。

“原来在这个城市,也有人玩悠悠球。” ——《火力少年王》

接下来的故事,就向着热血动漫式情节去发展了:男主角杨宸,在家人和同学都不看好的前提下,刻苦练习,进入无我之境。当时悠悠球的技巧性玩法和赛事规则在国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为了赶上国际水平,杨宸把国外悠悠球手的视频放慢到一帧一帧反复琢磨,最疯狂的那个初中暑假,他每天练习八个小时,上体重秤一看,长身体的时候却瘦了不少。他还研发出了一套科学训练法 —— 把每一次失误记录下来,统计次数,针对练习。

终于在初三那年,杨宸参加了第一场悠悠球世界级专业赛事 ——2015年东京世界赛。

可惜无数个卧薪尝胆的夜晚换来一个止步于半决赛的结果,虽然离决赛只差一步,这个成绩足以向不看好他的人证明自己,但天生要强的杨宸还是在赛场旁黯然神伤,一手攥紧悠悠球,一手握紧了拳头 —— 和动画片里的男主角更像了。

杨宸在心底立下目标,“三年之后我要进入决赛!” 而上一次中国球手进入国际赛事的前十名,还是在2008年。

十年后的上海,世界悠悠球大赛的舞台,现场高手云集,1A 组被称为噩梦一般的死亡之组。刚满18岁的杨宸不再需要 “命运” 的安排,已经成为赞助商的神技悠悠为他量身打造了一颗 “昂扬英仙座”。稚气和沉稳同时出现在脸上的杨宸穿着他的好运黑色 T-shirt 走上了台,现场观众还不能把他和三年前那个初露锋芒的孩子联系在一起。

音乐响起,“昂扬英仙座” 开始在手中旋转、跳跃。伴随着每一次的音乐踩点,现场都爆发出一片叫好,性格腼腆的杨宸尬笑,和捧场的观众进行略显笨拙的互动。三分钟的时间无法用长短来计算,在这里,速度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悠悠球的弹射,走线,挂壁,飘线...... 当东方意念打法结合了西方速度打法,杨宸的 “昂扬英仙座” 从现在开始也不再是亚军(《火力少年王》经典台词)。

2. 95后的老炮儿推手

“MC 说最后进入决赛的人 from China —— ‘杨宸!’ 的时候,他站起来举着手,大喊,然后转过身来,抱着我,哭了。很可爱。”

被杨宸抱着的人叫单凡刚,温州人,比杨宸年长五岁,在这个圈子里,95后已经算是老前辈了。今年的悠悠球世界大赛单凡刚没有参加,对于他来说,比赛和名次带来的东西他已经体会过了,看到出现在他名字搜索页面的那些 “辉煌时刻”,他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当杨宸在台上完成了那套已经在单凡刚面前重复过几百次的动作时,单凡刚冲一旁的英国人使了个眼色:“嘿嘿,牛逼吧。” 一种 “看我哥们儿多屌” 的自豪,事实上,单凡刚和杨宸这两个来自不同地方的男孩的关系更像是 “高于朋友的网友”。

单凡刚第一次参加全国赛那年,大陆的球手还在被香港球手全面碾压。但他仍然热衷于这样的聚会,因为中国玩悠悠球的有好几万人,从 “玩具” 上升到 “玩家” 的只有十分之一,而真正能够上台竞技的不足300人。

全国赛,将所有中二热血的悠悠球手聚集在一起,他们会因为共同的爱好,跨越不同的年龄层和地域,成为朋友。

今年的悠悠球世界比赛在上海举行,现场成了规模最大的一届中国球手交流会。中国的悠悠球手出国参加一次世界大赛是个奢侈的梦想,资金和签证都是问题,十年前,就有球手说过 “如果这一辈子能参加一次世界赛,在边上扫垃圾也愿意。”

相比之下,在英国留学的单凡刚是幸运的,语言的优势可以让他轻而易举把朋友圈扩大到世界范围。

去年冰岛世界赛上的中国国旗

2017年在冰岛参加世界赛的经历,让单凡刚第一次感受到中国球手和世界各地玩家之间的连接。对于欧洲人来说,亚洲人的名字难念、长相难辨,只有拥有标志性特色才会被人记住。如果只是为了赢而去想的动作,通常都是无聊的。而在欧洲,无论是哪座城市,球手之间的聚会受到 party 文化的影响,非常随意,无关输赢。比赛像是说唱中的 freestyle,交流像是街舞中的 cypher,悠悠球在其中担任着媒介的角色,也代表了一种社交方式。而在中国,大家都很想去获得一个 title,“某某某大赛第几名”,很难说这是什么教育的影响。

“日本的球手更夸张,我在雷克雅未克参加世界赛的时候,睡不着就早起去会展,路上自嘲这次好勤奋,结果一到会场就傻了,全是日本人,练球的,吃早饭的,听比赛音乐的,沉思的,还有在拉劲的,非常吓人。” 

相比之下,美国人则会带着功利性去研究比赛规则。因为国际比赛的规则和悠悠球专业术语都是用英语表达,他们一旦吃准了规则,就会选择适合自己的风格和短时间内最可能获得高分的招式。

—— 于是,日本、美国、中国,悠悠球平均水平位列到了全世界前三位。

不过顶尖的球手水平,中国仍有差距,哪怕今年的上海站里满场中国球手,1A 组参赛选手高达310人,最后进入决赛圈的中国人也只有两位。更棘手的是,一直投资主办国内悠悠球赛事的奥迪双钻公司在今年宣布退出,中国球手们不知道奥迪的离开会代表了什么,很难想象以后比赛会怎么办,但单凡刚能肯定的是,肯定有人会撑起这个担子。

今年的上海赛现场

3. 手指极限运动 vs 街头宅文化

单凡刚没说这个人是自己,他没法做到像奥迪那样 “参赛就送一颗悠悠球” 的阔气。在94、95年的球手即将面临 “退役” 的关口,他得换一种方式继续留在这个热爱的圈子 —— 做文化。

“我希望悠悠球被当作一种街头文化。”

一个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根深蒂固,再去重塑是件困难的事情。就像滑板刚进入中国时以 “酷孩子的街头运动” 形象出现,所以人们的思想和认知里就会形成这样的定义。而悠悠球玩家里,孩子的基数多,以玩具的形式推广最容易,所以对它早期的定义和传播中就被定性成 “玩具”,没人会把它和 “手指极限运动” 联系在一起。

“为悠悠球正名,消除大众对它的误解” 是单凡刚最初的想法,但接触了各国不同球手之后,现在他觉得强求大众改变态度的意义不大,真正热爱这项运动的人根本就不在乎悠悠球被定义成什么样。悠悠球是自由的,被如何定义也是自由的。

当电竞和滑板进了奥运会后,很多人跟他聊天时会说,悠悠球什么时候也能进奥运。但试想几年后悠悠球真的进了奥运,被当作了 “运动”,市面上出现《杨宸教你如何30天速成悠悠球》,所有人的玩法都 “杨宸” 了。单凡刚在退役前侥幸地被抓进了国家队,参加了赛前集训,比赛用的音乐和招式全都是套路,拿到世界冠军的同时,悠悠球那还没成长起来的街头文化气质,也就死得凉凉的了。

在日本,悠悠球会通过动漫、与潮牌联名等活动来进行推广,美国也有适合自己国情的方式。单凡刚需要做的,是想让更多中国的玩家能够了解,悠悠球不是一个简单的表演运动甚至竞技运动,它是真正意义上有文化、多元性的东西。在获得了2017年英国公开赛的冠军,进一步积累了人气和人脉时,单凡刚决定利用自己的语言和资源优势,组建团队,采访国外的悠悠球大师,将国内外的悠悠球手连接在一起。

单凡刚刚组建完悠悠球资讯平台 Arm cross(简称A/C),就得到了很多国家冠军级悠悠球手的支持,尤其是一些日本的球手。哪怕写英语对日本人来说是件很困扰的事情,他们也在用最基本的语法,一遍遍检查完错误之后再发过来。采访不是简单的 “你玩球几年,怎么想动作。” 单凡刚更关心的是悠悠球外,大师们的背包里放了些什么,喜欢的音乐,平时爱穿的潮牌,希望通过这种分享让更多中国球手找到 freestyle 的状态。

套用一句足球界的名言,“如果你只懂悠悠球,那么你对悠悠球一无所知。”

悠悠球文化和滑板文化有很多共同点,比如都爱穿宽松的 T-shirt 和裤子,脚踩一双 Vans。除此之外,他们也需要在健身房撸铁来保持运动量完成更高难度的动作。如果说最大的区别,可能是中二气质浓厚的悠悠球手们没有板仔那么硬气吧 —— 看起来。

4. 悠悠球线上的多种人生

张博 是 A/C 的核心成员,浙江人,2016年中国赛 battle 组冠军。来上海前,老家玩悠悠球的只有他一人。毕业之后,张博当上了程序员,但从大二开始他和悠悠球的关系就有了新的发展 —— 测评。

球手的水平越来越高,对球的要求也不断提高,比如空转时间要求更长,起速更快,高速做招的时候更稳定,它的制作工艺也反应出了世界制造业水平不断上涨的趋势。

2007年悠悠球制造业井喷时,出了一款球,名字叫 888,这是世界第一款竞技用的全金属球,开拓了悠悠球制造的新边界。2008年日本品牌 yoyorecreation 发布的悠悠球 “观星” 奠定了如今悠悠球的外观基础,13年同样是 yoyorecreation 发布的 “滴落者” 被认为是迄今为止综合能力最强的悠悠球,也是张博认为最完美的一款球,先后买了9个一模一样的来收藏。

张博介绍不同球的性能

悠悠球虽然看上去简单,中间一个轴承,两边一半球体,但是内部构造却很考验设计和工程水平。客观来说悠悠球的速度和空转是对立矛盾的,二者很难兼得,所以如果想要设计出一颗好球,就需要不断打样、修改、测试,在速度和空转上寻求平衡。不同的重量分布对于发球手感、收球手感和弹性惯性都有很大的差异。

用过的球太多,张博对悠悠球的性能好坏可以一下子感受出来。虽然张博在 B 站上的粉丝只有2000多个,但他也不在意,自己的经验和评价能够给需要的玩家提供帮助足矣。

高敏是圈子里为数不多的女生,单凡刚十分殷勤地称她为 “女神”。在国内,悠悠球女玩家大概只有十几位,高敏是上海仅有的两个女玩家之一。

《飞女刑事》中,在校内无法使用枪支类的武器,便有了飞女刑事专用的非官方武器,即溜溜球(ヨーヨー/悠悠球),通常用于击打罪人的心脏或锁骨附近的部位使之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高敏目前在上海做悠悠球文化的推广,主要是教小朋友怎么去玩球。从她的个人经验来看,如果从零基础开始,男生女生的上手程度几乎没有差别。只是越到后期,女孩子们的学习欲望和动力慢慢就淡下去了,也可能会被其他的事情所吸引。长期练习悠悠球,手上的茧反复裂开、长好、裂开,手指因为套绳发力变形都会成为最终放弃的原因。同样,悠悠球技和性格无关,只在于个人的热忱。

专业比赛不分男女,优秀的女球手也有机会拿到冠军。高敏参加过全国比赛,但是如今更偏向于玩一些观赏性强的花式,这次在上海观赛之后,高敏又重燃了参加比赛的想法。不过悠悠球带给她更大的惊喜,是收到了日本球手的表白。

高敏给你比了个心

5. 趟出路的香港前辈

如今活跃在一线的球手中95后占了大部分,但是95后正处在二十二三岁的人生分割点年龄,玩球的热情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毕业找工作升学的影响,更何况那些没有出现在赛场上默默无闻的球手们,面对工作、家庭的撕扯,他们慢慢就从圈子里消失了。

今年是单凡刚玩球的第十年,他的偶像,香港人陈文辉已经玩了二十年。

阿辉第一次拿起悠悠球,是五岁那年在爷爷家看到可口可乐赠送的悠悠球,上上落落的玩具从此成为了大师之路的启蒙。

1998年,香港有家玩具公司引入了悠悠球这个项目,随后各大玩具店也展开了一连串的活动,请了数十名国外悠悠球高手来香港协助推广,当时香港的悠悠球热潮很快就火了起来,阿辉和朋友也进入了疯狂的程度,打探所有玩具店,像追星一样去看外国高手的表演。

1999年,上初一的阿辉

为了掌握一个招式,阿辉只能通过看书来学习,学一招可能要花1-2天的时间,哪怕后来可以下载视频,清晰度也不高,经常看不清手上的动作细节。条件的欠缺反而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和性子去琢磨,把基本功练得很好。如今的新生代球手,通过网络接触的东西又快又多,却容易急于求成。

更大的问题是,过载的信息让大家普遍缺少创造力,没有勇气与意愿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香港如今专卖悠悠球的实体店只剩一家,玩球的人也一直在减少,常来常往的大约只有50人。阿辉现在大部分朋友都是他这20年里认识的球友,虽然他们会因为各种原因退出圈子,但革命友谊是忘不掉的。

阿辉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比赛,包括香港,中国,亚洲,世界赛,获得过最好的成绩是2003年第一届亚太区悠悠球比赛上,拿了1A 组亚军,2A 组季军,X 组第5的成绩,到现在为止他仍是中国在亚洲赛 1A 组别中最好成绩的保持者。

即使成绩再辉煌,悠悠球还是无法成为一个赚钱的工具,阿辉也不舍得。为了能平衡爱好和工作之间的关系,阿辉找了香港一家广告公司装裱美工师傅的工作,只在夜晚上班,这样白天就可以去一些学校或社区中心当悠悠球老师教小朋友玩球,偶尔也能接一些商演。

阿辉没有想过自己能玩到什么时候,但是将来结了婚有了小孩,悠悠球的角色一定不是启蒙玩具这么简单。

6.“别跟我说表演个节目”

抛开悠悠球的一切专业技巧,如果只把它看作纯粹的短期流行玩具,它的受众涵盖了80后甚至70后。90年代,台湾的 “郭大王” 将悠悠球带入中国,但是因为他含混的台湾口音,yo-yo 变成了 “溜溜球”。不管名字如何,在那个还没有互联网的年代,这一只粗制滥造的 “离合器” 悠悠球是每一个小学生印象中可以与四驱车相提并论的童年记忆。

上海的一些学校已经开设了兴趣班,入门和进阶的教学都有,这是内地特色。香港和台湾更偏向于街头表演,日本则是课后兴趣小组。“中国人很喜欢讲课程,比如把它当作钢琴一样来学习。但是玩悠悠球要能玩得下去,一定要对它有极其强大的热爱。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你会体会到热血的感觉。”

在我的童年认知中,悠悠球确实只有短如一季动画片的存在和 “摔下去啪就碎了” 的黑色记忆,为了最快培养我对悠悠球的兴趣,感受他们口中的魅力,我让杨宸教我一个简单又能装逼的花式,结果却在收绳的环节怎么也做不好。

不像篮球和足球,悠悠球没有场地限制,杨宸几乎都是球不离手的状态

“我想开一个悠悠球社团。”

看到我这样手脚不协调的问题学生,刚上大一的杨宸提出了这个想法,立马遭到了其他所有人的反对。单凡刚直白地告诉我他并不喜欢手把手地去 “教” 一个新人,类似于老师和学生的简单关系在悠悠球这块行不通,“有些人看到我玩球,就问能不能教一下他的小孩,我直接拒绝。如果小孩真的想学,他不需要我去告诉他什么,他会来找我。” 

悠悠球从入门到熟练的过程是一条很长很陡的坡,学校的社团会面临承接的问题,没准儿还会被强行拉去各种艺术节 “表演个节目”。单凡刚希望杨宸不会因为这些琐事影响他对悠悠球的理解,哪怕继续专心钻研他的科学训练法也是好的,毕竟作为目前 1A 世界排位最高的中国选手,杨宸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性 —— 他眼睛里又一次流露出 “看我哥们儿多屌” 的神态来。

关注本文作者微博 @屁王麦基

部分视频由于微信限制无法播放,点击阅读原文回到我们的网站,可以看到杨宸在世界悠悠球大赛上的表现。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gurlrun.com/single/detail/1662684.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